首页 新鲜事儿 模拟人生 发现东西 逻辑工艺 白驹杂记 快捷方式
一别庐州梦 十年一觉却是风停雨驻

一别庐州梦 十年一觉却是风停雨驻
2020-01-10 16:24:24   点击:

真真如铁。 雄关漫道,许你一副钢铸的心肠。

一年久不动笔,因为回忆真的让人软弱。

2019,对我而言,是很特别的一年。

回顾历历,多次住笔。十年往事,真如潮水,汹涌的令人寸断肝肠。

 

十年前的九月,庐州。少年郎辗转下了火车。

彼时的母亲不曾剪去长长的秀发,父亲也不曾花白了鬓角,皱纹也不曾爬上二老的额头。

陌生的开始,陌生的城市,他看不到未来的风云变幻,他一定理解不了十年后的自己。

十年前这个世界是那么的陌生。少年郎的心很热,但是空阔的让自己害怕。

有那么多没有做过的事情,有那么多注定要发生的事情。

那些没见过的风景,都会以什么样的角度进入自己的生命?

他们在哪里呀?

 

十年后的九月,杭州。自己看着"城站"的标牌,拿着停了电的手机,茫然四顾,恍然如昨。

但是好像又有不同。

九月的太阳,好像不再像那个时候一样炙人。

崭新的风景人物,也不那么新奇和动人。

陌生的地头陌生的生存方式,也不怎么可怖。

世界的人儿们,似乎愿意和你多说两句话。

但是你匆忙的不再感激。

 

斗转星移。物弃人非。

如果说用一词去概括,我希望是,突然的。

说不清道不尽的人和物。背弃了无数的约定和承诺。

只一瞬。故事就讲完了。好像一切都没有开始。

如果人能选择放弃记忆,就当是晃了神也好,宁愿难辨真假。

有人问我那么多的争取,怎么都成了放弃?

问自己那么多的希望,怎么都成了失望?

讲完的没讲完的,都算了吧。

十年前少年郎不饮酒,十年后的自己也不饮酒。

 

热情往往明知所起,却难以相循。

人们往往自以为坚持的理由,都是没根的浮萍。

可是不管这理由改变了多少次,决定却大抵难以改变。

因为咱们理性壳子里,有个感性的玩意,它比我们自己还知道,我们到底要什么。

 

慨叹命运的奇妙诡谲。需要做的唯有反思和展望。

时代不曾为人驻足,而人总得为活着交点房租。

风刀霜剑花雪月,秋入青芒恨熟迟。

明白过来的是,自己的这条路,只能依赖付出。

种种因果,也不过是懒惰,傲慢与贪婪。

 

社会的那一套准则,不再奉之圭臬。

人性所谓的灰暗,也无需弃之敝屣。

人的宽容,是从宽恕别人开始的。

人的豁达,是从接受自己接续的。

责任,得失,成就,价值,规矩,文化,是种群与人性协调的表征。

它们是社会逻辑的节点,方便理解和执行。

这些表征由驱动产生,又规范着驱动。它限制着人们的欲望,规范人们的自私。

然而生物赖以驱动的,恰恰是看上去很矛盾的欲望,自私。

当然,还有远见。

 

热情纵然衰减,生活还得继续。

就像是父辈牺牲的岁月,换来而今的繁荣与收获。

时代依旧再继续,三驾马车拉动着齿轮,推动着诺亚。

而为了自己决意的牺牲,又能付出些什么。

 

变了多少事,真真搞不清。不变的是,

一副铁打的脊梁。从头越,便再迈步。
 

相关热词搜索:杂记 庐州 合肥

上一篇:2018,拔剑刻已知绝意,停履时便是剑来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