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新鲜事儿 模拟人生 发现东西 逻辑工艺 白驹杂记 快捷方式
写给自己:我们都只是“合理星”人 忠于过程忘却前因后果

写给自己:我们都只是“合理星”人 忠于过程忘却前因后果
2018-06-27 23:49:15   点击:

楔子

最近在抽屉上看到一篇关于“裂脑人”的科普文章。它为老九揭开了“自我意识”面纱的一角:对自己孜孜以求的“真相”又近了一步。

文章大概讲述的是人类为了对付“癫痫”,将大脑中的胼胝体切开,相当于左右脑分开——一个人等于有了两个独立的“半脑”。这里不讨论究竟是“一个人”还是“两个人”的问题,其中的一个实验非常有意思:让人左右眼分开看雪景和鸡爪,两个“半脑”也独立接收到了雪和鸡爪的信息。

这里需要科普一点,人的大脑对身体的控制是相反的,所以左眼的信息被传递给了右脑,右眼的信息传递给了左脑。

由于人左脑控制语言更强大一点,所以人们说出来的话一般代表左脑的意志——这个人说他看到了鸡爪。但是它的左手却指向的雪铲——右脑GET到的是雪的信息。

梦幻的时刻诞生了,当你问他为什么明明看到了鸡爪,却指向雪铲的时候,他却说因为挑铲子是因为要用它打扫鸡厩。

左脑将右脑的行为合理化了——哪怕那并不是右脑的本意。

个体也绝不会怀疑自己的“独立意志”。

我们所知悉的内容都可能被隐瞒,甚至是虚假的。

我们无法得知,我们的一些自然而然地行为会不会是脑颅深处的暗涌。

但若是连记忆、意志都可能是虚假的,我们也无须再去争执世界的真假。

因为连证明自己是不是自己都无法办到。

我们很多时候只是在为自己的行为进行合理化而已。

 

可以参考的资料

顾凡及, 加扎尼加探秘裂脑人, 科学世界.

王延光. 斯佩里对裂脑人的研究及其贡献[J]. 中华医史杂志,1998,(01):59-63.

肖静宁. “裂脑人”的研究及其哲学思考[J]. 武汉大学学报(社会科学版),1985,(04):39-45.

Satz , P. , Orsini , D.L. , Saslow , E. , & Henry , R. The pathological left-handedness syndrome . Brain & Cognition. 1985; 4 , 27– 46

 

正文

讲这么一大段科普,可能让很多朋友不寒而栗或者难以接受,这并非老九的本意。

很多时候“自我意志”只是镜花水月,至少绝大多数时候,我们下意识的决定和选择可能更符合现有的“脑回路”,而自己以为的更多原因都只是自圆其说的理由罢了。

有的时候明明自己以为很在乎很重要的物或人,失去的时候反而没有什么感觉;而有的时候一点触动却在霎那间摧毁整个人的武装,甚至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。

——因为我们本没有那么了解自己,不了解那个承受了无数感受和体会,用各种各样的反射弧协助我们产生“无控”的行为和感受的“里人格”。

就像以前和朋友闲聊,我们可能很久很久以后,才知道到底自己想要的是什么。

 

浮躁

浮躁和浮夸是我们的瘟疫。有人说这种现象至少持续了二十年——文明骨子里的东西可能更远。因果相循,到底是文明造成了现在社会,还是社会限制了更进步的文明?产生一切的奇点不可知,而终点亦未可知。我们能做的只是过程而已。

就像此刻的故事一样。我也不曾知晓,到底是人造成了现象,还是现象影响了人。

相循的故事看得太多,就越听不进去头头是道的逻辑和分析。其实所有的前提都是屁话,重点是当一切出现在面前,有多少人花了多少时间,去推动和调整这个过程。

浮躁的对立面不是冷静——而是牺牲。

传统文化瞧不起匠人?无非是选择冷静的人,注定已经有了牺牲的觉悟。牺牲漏洞里的红利,牺牲掉自己的感受。谁的世界里,没有在乎的那么一两个“浮躁”的人,谁又不曾执着于一些“浮躁”的东西。

只知其然,不知其所以然还算不上浮躁。只知其然,故以为当所以然,是为浮躁。

闻过而终礼,知耻而后勇。接受自己自欺的过程,才是下一个阶段的开始。

计较过多的因果,只会让误会越来越多。相比于“探究”理由,过程远比自欺更能解决问题。

 

结语

这段时间出乎意料的压抑。从13年以来,就不再有过类似的感受。甚至连自己都不曾知晓,自己到底在悲哀些什么。想写些什么来开释自我,却也不知从何解起。

大概里人格还在执念某些私心云云。

零零碎碎的东西,姑且算得上是杂谈吧。

感谢曾经在身边的人,感谢还在身边的你们。

此刻的老九,只是希望自己的力量,还能推动过程的齿轮,一步,再一步。

听雨入沙河。

相关热词搜索:杂记

上一篇:昨夜闲潭梦落花 时间才真的是刮骨钢刀
下一篇:我们的孤独感到底从哪里来 从本我自我超我三个角度看孤独